【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徭律》不适用于陈胜

本文为珀尔修斯之弓原创,著作权所有,转载请注明!

 【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路徭律》不适用于陈胜吴广起义

陈胜吴广起义

   凡是了解一些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陈胜吴广起义爆发的导火线是因为大泽乡九百闾左戍卒在前往渔阳长城边塞戍边的路途中,遇到大雨阻路,延误行程无法按时到达。因为秦法严苛,不能按时到达戍边的戍卒都要按律斩首。所以既然已经耽误行程,去渔阳戍边是必死,逃亡被捕也是死,造反起事不成还是死,权衡之下,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反抗暴秦。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適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史记·陈涉世家》

 【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路徭律》不适用于陈胜吴广起义

渔阳黄崖关明长城

   戍边失期,法皆斩。这一直被视为秦代法律严苛的重要证据,陈胜吴广起义是走投无路必死之下的爆发。但最近几年,有一些历史爱好者对此提出异议。他们根据1975年出土的《睡虎地秦简》记载的秦代法令,认为秦法没有那么严苛。失期不会被处斩,而仅仅会被视情节轻重斥责或者处罚盾牌盔甲,如果遇到大雨,官方还会免除服役。所以陈胜吴广起义并不是走投无路必死之局的爆发。

 【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路徭律》不适用于陈胜吴广起义

赵高

   也有朋友认为秦法本来不严苛,在睡虎地秦墓主人去世时的公元前215年还没有失期斩首的严苛刑法,是公元前209年秦二世登基,赵高擅权后才变得严苛,而大泽乡起义正是二世元年七月发生的。

 【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路徭律》不适用于陈胜吴广起义

睡虎地秦简

   持上述观点的朋友,都曾经引用《睡虎地秦简·徭律》的律法来评判陈胜吴广起义,这篇律法全文如下:

 

   御中發徵,乏弗行,貲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誶;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其得(也),及詣。水雨,除興。興徒以為邑中之紅(功)者,令(嫴)堵卒歲。未卒堵壞,司空將紅(功)及君子主堵者有罪,令其徒復垣之,勿計為(徭)。縣葆禁苑、公馬牛苑,興徒以斬(塹)垣離(籬)散及補繕之,輒以效苑吏,苑吏循之。未卒歲或壞),令縣復興徒為之,而勿計為(徭)。卒歲而或)壞,過三堵以上,縣葆者補繕之;三堵以下,及雖未盈卒歲而或)道出入,令苑輒自補繕之。縣所葆禁苑之傅山、遠山,其土惡不能雨,夏有壞者,勿稍補繕,至秋毋(無)雨時而以(徭)為之。其近田恐獸及馬牛出食稼者,縣嗇夫材興有田其旁者,無貴賤,以田少多出人,以垣繕之,不得為(徭)。縣毋敢擅壞更公舍官府及廷,其有欲壞更(也),必之。欲以城旦舂益為公舍官府及補繕之,為之,勿。縣為恒事及有為(也),吏程攻(功),贏員及員自二日以上,為不察。上之所興,其程攻(功)而不當者,如縣然。度攻(功)必令司空與匠度之,毋獨令匠。其不審,以律論度者,而以其實為(徭)徒計。   (徭)律

 

   从上面律法条文来看,征发徭役对失期的处罚确实是斥责和处罚甲盾,如果遇到大雨,也会取消征发。如此看来秦法的确十分人性化,并不太严苛。似乎能证明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或者别有用心,或者是二世把秦法变得更严苛。

 【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路徭律》不适用于陈胜吴广起义

骊山徭役

   但仔细研读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这些看法其实都站不住脚。《睡虎地秦简·徭律》的通篇律法内容,都是征发三十天徭役,进行城墙和宫苑建设的,属于政府公共工程项目的徭役征发。即使役夫迟到延误,也不会产生严重后果,所以才会轻罚。役夫耽搁不出徭役的,罚二甲;迟到三到五天的,斥责;迟到六天到一旬(十天)的,罚一盾;迟到超过十天,罚一甲。如果下大雨影响正常施工建设,就免除征发。而所谓秦二世和赵高把徭律变得严苛的观点,只能是推测。并无实际律法文字改变的证据。

 【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路徭律》不适用于陈胜吴广起义

汉代屯戍西域

   陈胜吴广在大泽乡的九百戍卒去渔阳是干什么呢?显然不是去服徭役修筑城墙宫苑等公共工程,而是去北方边境服兵役戍边一年,执行的是军事国防任务。如果延误迟到,很可能会影响边防军事部署和战役规划,严重的甚至会危及国家安全。这种军事戍边的征发,对于延误迟到是绝不可能向徭役征发那样轻罚的。也不会因为遇到大雨就免除征发。否则戍卒直接罚二甲,就可免于戍边。那样长城三十万戍卒也就很难征发派遣了。

 【心远观史】《睡虎地秦简路徭律》不适用于陈胜吴广起义

   综上所述,《睡虎地秦简·徭律》是针对政府征发徭役,从事几十天的公共工程建设的律法。并不适合陈胜吴广等九百戍卒前往渔阳长达一年的戍边军事征发。军事征发的失期处罚应该另有法律,,《睡虎地秦简》中没有涉及,汉文帝曾经废除过《戍卒令》,应该是这方面的法令,但内容不可考。这种对军事征发失期而贻误军情的惩罚,应该就是处斩。毕竟战时体制下的军法比民事法律要严苛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