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情诗人元稹恋上貌美少妇薛涛却辜负了她虽有

  薛涛是中国古代少有的传世女诗人,也堪称是“大唐第一美女诗人”。这个八岁能诗、通晓音律、多才多艺的古代绝色美女,既有与名高一时的白居易、杜牧、刘禹锡等人唱和的经历,也有与韦皋、武元衡、李德裕等唐朝著名高官过从甚密的风流过往,也是一个曾赴边劳军的“女中豪杰”,写字还特别有男子气概,韦皋曾为这拟奏请朝廷给她授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难怪诗人王建曾盛赞其“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大有横扫文坛之势。据明代诗人钟惺所编《名媛诗归》一书所说:“涛八九岁知音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梧示之曰:‘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令涛续之,即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愀然久之。”她的敏锐诗才由此可见一斑。居然这样出色的古代女诗人,却因为一次不切实际的古代“姐弟恋”,伤透了心,可谓是天妒红颜。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元稹的娇妻韦丛重病卧床时(也有亡故一说),而当时在官场混了多时的元稹却有了雄起的迹象,其时已升任监察御史(这职务著名文人当过的很多啊,韩愈、刘禹锡、柳宗元都当过)的他奉使按察两川,有了公费旅游的机会。趁着出差成都,风流元稹当然不会错过与自己心仪已久却无缘见面的大唐第一女诗人薛涛发展“地下情”的机会,诚所谓老杜所说“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当时31岁的元同学一见到成熟稳重、声名在外的著名熟女薛涛就打得火热如胶似漆,其时薛已经42岁(一说38岁),整整比元稹大11岁,口味果然够重。当然薛才女是著名女人,聪明伶俐又会保养,何况薛又曾是多才多艺能弹会唱的乐籍官妓,虽是徐娘半老还算是风韵犹存年老色未衰,还特别有才会调情,当然也是电力十足。

  总之他们是一个落花有意一个流水有情,大家又都是早慧天才类人物(元同学也是九岁能诗制科对策第一的猛人),于是随着元稹急促的敲门声,旷世才女等了半个世纪的唯一爱情终于如期而至,这狗血的爱情。

  于是,两堆干柴烈火立马熊熊燃烧(按照现代诗人的口吻,风流元稹可是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也),相见恨晚啊。据说这是薛才女平生第一次有想嫁人的感觉,还作诗《池上双凫》:“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勇敢表白并暗托终身。可惜元同学本就是一个薄情郎,他追求的就是那份激情而已,当事过境迁之后基本上物质感又成了压倒一切的追求。因为几个月之后经历了和女诗人日日锦江激情赋诗回到灯红酒绿的国际大都市长安的元稹,早已把这段情付之脑后,甚至连刻骨铭心的“沧海水”与“巫山云”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可能是分别时他曾骗多情女诗人说很快回来找她什么什么的,让痴情的女诗人掩袖痛哭空等了一生,却彻头彻尾是一个男人的典型谎言和薄情。元稹根本没有再回来,而是忙于继续开发政治婚姻。而痴情的薛涛还在《赠远》诗寄相思与明月:“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大约是两人在分手之际元稹的山盟海誓让薛涛当真了,从此落日黄昏便是苦苦相思的受难时。正是“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是也。而这一等,一转便是华丽的百年身,误了美人一生,终生未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