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崇年主讲瓷器文化当代启示

  南方日报讯(记者/刘长欣)历史学家阎崇年以清史研究著称,在新著《御窑千年》中,他将目光瞄准了御窑瓷器的千年中西历史,讲述宋、元、明、清御窑瓷器的发展历程。10日,阎崇年在南方书香节现场与广州读者分享了瓷器文化的当代启示。

  谈及为何转而研究瓷器,阎崇年表示,作为一名历史学家,仅从“文”这一角度研究历史显然不够,还需要以“物”来支撑,在他看来,所谓“物”也能反映历史。“ 物 有什么?可以是房屋、车船、兵器,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瓷器。”阎崇年表示。

  重温御窑的悠久历史,也是以一种新的角度来感悟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阎崇年表示,瓷器是一门综合的艺术,“诗书画印”等多种艺术形式凝集在这一器物之上。当年优秀的画家会在瓷器上描绘山水花鸟,也有的瓷器作品融书法艺术于一身。阎崇年曾专门统计过康熙青花万寿尊中的“寿”字的数量,“恰好有一万个版本,每个字都不能错、不能歪。可以说,瓷器是当时现今中华传统艺术的集中表现。”

  阎崇年在分享会上解释,选择来广州出席南国书香节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广州是书香之城,广州的读者可爱;二是“南海I号”“南澳I号”两艘古沉船中打捞出大量珍贵文物,其中不乏一大批珍贵的瓷器,而两艘沉船都是在广东打捞出来的。

  纵观史料,广东在瓷器的千年发展史中也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阎崇年表示,珐琅彩瓷器是中国瓷器生产工艺发展到顶峰时期的产物,在康熙的推动及广东能工巧匠的参与下,在吸收了西方经验的基础上,完成了对于珐琅彩的初创。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瓷器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而广东对瓷器的外销、中华文化的西传,作出了重大历史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