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心倾注高铁的人

  深夜零点,大多数人都在睡梦中,而沈阳铁路局沈阳电务段沈阳南客专车间宫岩已经走在巡检路上了。一顶头灯,一个工具包,一身笨重的行头,十几公里的巡检路是宫岩坚守了5年的高铁线年成为沈阳电务段职工,后担任车间专职(干部岗)。去年10月,因较重的高血压病,不能经常跟班,调整为信号工。然而,不论是在干部岗还是工人岗,他都全身心倾注,甚至有人说他是为高铁“狂”的人。

  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的一个夜里,几场大雪铺天盖地,宫岩所在工区要配合车站进行除雪。出行前,负责带班的宫岩嘱咐工友:“今天天儿冷,帽子手套都戴好了,我们要打好今天这一仗!”那天的雪一直在下,寒风夹裹着冰粒吹打在脸上就像小刀往脸上划。为了防止冰雪把密贴检查器冻住,影响道岔工作,宫岩跪在雪地里用双手将密贴检查器下方的积雪和碎冰一点点抠出来。一个天窗修下来腰都直不起来了,手上的棉手套被划出好几个大口子,双手也冻得通红。

  为了坚实高铁设备安全基础,担任车间专职时,宫岩带领车间职工开展工区平推互检互控,每周一次,通过检查及时发现和消除设备隐患。一次宫岩带队检查到下夹河工区,发现设备外观全是灰尘,测试指标也稍高了一点。宫岩让当班的冯师傅立即整改。冯师傅有些不服气地说:“外观又不影响设备使用,差那么一点儿根本不会影响设备运行质量,用得着吗?”宫岩听了只是笑笑说:“冯师傅啊,还是调到标准范围内吧,你的技术又不是不行。”回去后,宫岩主动与冯师傅结成“对子”。每次干活时叫上冯师傅,有意无意地跟他讲几句作业的要领,脏活累活自己都抢在前面。时间长了,冯师傅有了转变,干活越来越主动,也越来越细致了。

  每逢春运或恶劣天气,宫岩都主动加强值班并加密添乘频次。一次,宫岩在微机监测时发现道岔启动曲线秒才落下,他马上向段调度汇报请点上道,经批准随即上道查看动作情况,发现两个转辙机不能同步工作,调整后排除了设备隐患。类似的工作宫岩几乎每天都在做,他像个高铁设备的医生一样每天守护着那些冰冷的设备,保护着高铁和成千上万旅客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宫岩负责车间的天窗和施工工作,常常是下了天窗顾不上休息就要直奔鞍山和本溪与外单位联系天窗计划。常年休息不好,年纪轻轻就患上了高血压。入冬后海城西的一个天窗作业,宫岩像往常一样和工友们一起上了天窗,高血压最忌讳的是弯腰低头,这天的天窗作业是换加热条,作业时必须弯腰低头。每一次弯腰低头,宫岩都觉得头有些晕,但仍然坚持着,因为他知道,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结束4个小时的天窗作业后,宫岩他们一起返回工区,刚上站台,宫岩一下子晕倒在地上,工友们马上拨打了120将宫岩送到医院,这时他的高压已经达到了220。医生警告宫岩,这是万幸,多亏你年轻,要不然肯定脑出血了。段领导找他谈话,要将他调到既有线去,他却婉拒了,从高铁开通到现在,宫岩已经与高铁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每天与工友们朝夕相处,出色地完成了一次次施工和艰巨的任务,他舍不得离开高铁。

  住院第二天,刚刚清醒一些的宫岩一边打着点滴一边在本上记着什么,妻子看了既心疼又生气,说他:“都什么样儿了,还在工作!离了你,地球还不转了!”宫岩只是憨憨地笑笑并没解释。放下本子,又开始不停地打电话。因为宫岩所负责的天窗计划工作一旦被耽搁,后果不堪设想。正当车间主任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宫岩打来了电话:“主任,这周的天窗计划我已经全部沟通好了,计划文档刚刚传到你手机上,放心吧,活儿一定不会落下。”宫岩知道,高铁线上的每一次天窗作业都是对高铁安全多一份保障,有了这一份又一份的保障,才有了安全正点的高铁运输。